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吴国盛博客 >> 正文

【江南小说】 冉同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玛瑙,翡翠,珍珠,钻石,美玉,黄金,白银,宝石,天哪,这么多,该不是,该不是做梦?得清醒一下,再数数这些宝物。

冉同告诉自己,并准备数这些珠宝到底有多少,可是小肚子一阵疼,紧张了。他急忙四处找厕所, 看见了,前面的楼里,大门洞开,里面应该会有厕所。冉同赶忙冲刺,跑进去, 呦,不对呀。里面是好大的一个厅,迎面就是个大大的镜子,正有一帮女孩子,青春妙龄,穿着紧身的舞蹈服,不是走来走去,就是压腿练功,还有的聚在一起聊天,每个人的气质都很好,当然,身上露的地方也很多,高高的胸,翘起的滚圆的屁股,长长的四肢,挽起的光洁的发髻,看上去,真的很有迷人的青春气息。

要是往常,冉同就会表面严肃, 内心里满是兴奋,使劲的看,但现在,他肚里满满的,记得到处找地方,问一个女孩子,你们这里有厕所吗?

女孩子一指,冉同看过去, 是一堵简单的木门,他就冲了过去,太急了。这一下,可把冉同搞坏了,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是在地上,身上这个疼呀,可是顾不得,赶紧爬起来, 跑到厕所。稀里哗啦,就痛快了,收拾干净,他满意的走出来,发现时间也不早了,回味梦境,不由咂咂嘴,要是多睡一会儿,数清那些珠宝就好了。算了,洗漱一下,出车。冉同穿戴好, 出了门。

这一天跑车基本顺利,虽然吃饭不定时,可是,挣得还行。晚上,路上华灯燃亮,万家灯火,冉同想再跑一会儿,就开车沿着主干道行驶,前方一个男人招手,冉同开车过去,男人阴着脸上了车,说了个偏僻的地名。冉同稳稳的开车。

车进入一条人迹稀少的小路, 那男人忽然掏出一把尖刀,比量着冉同,恶狠狠地说,把你身上的钱,都叫出来。

冉同冷静的看着他,男人不耐烦的一挥刀,压低声音,说, 妈的,找死是不?快点儿。

冉同低头拿钱,男人的眼珠瞪得溜圆,看着他的钱。冉同忽然胳膊肘用力一撞,正中男人的面门,男人猝不及防,捂着脸一声惨叫,冉同乘机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夺下他手中的刀,就觉得这把刀,不对劲, 轻飘软绵, 再一看,是把玩具道具刀。冉同将刀锋在男人身上用力剁着,骂道,拿把假刀出来害人?爷今天不教训你,等着。

男人抱着头, 哇哇乱叫着求饶,冉同心里一软,下手轻了些,但还是敲吧了好几下,骂道,好好的东西,又不是有残疾,咋就干这个营生?爷告诉你,再要胡来, 让爷碰见,卸下你半截子。

男人抱着脑袋,吱哩哇啦的叫唤着求饶,并发誓再不敢了,冉同愤愤的放过了他。

接着开车,绕了几个弯,前方又有俩个女人招手。停下来,拉上,是个还算不偏远的地方。俩个女人穿的很时髦,脸上画着浓妆,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货色。冉同心里提高了警备。车子到了地方,一个先下了车, 走了一段距离,就等在路灯下不动弹了。另一个,正好坐在副驾驶的位子, 便解开衣服扣,冷冷的说,来吧。

冉同瞪大了眼睛,问,咋呀?

女人不耐烦的说,快点儿呀,你要不来, 老娘可没有钱付车费,再腾着,老娘可不让你碰了。

冉同恍然,碰上俩个女赖皮,想卖身抵车费,就这一段路,就干这个?冉同觉得很恶心,不由一皱眉,女人扣上衣服说,不来,老娘还有事。

冉同看她要下车,急的拉住她,女人一皱眉,仰起脸,可是,冉同磕磕巴巴,说,你岁数也不小了哇?脸上涂得再厚,也能看出褶子。

女人的身体僵硬了,抬眼看着冉同,开口就要骂,冉同用力一推她,把她推出车外,也不管她到底咋样,就开上车往回返。

半道上,有个人招手,冉同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跑车,可是到近前一看,是个大肚子孕妇,好像身体很虚弱,这么晚,一个人?

冉同顾不得想太多,拉上孕妇就往医院跑。可是,孕妇一个劲儿的哼唧,没多大会儿,就失去了知觉,可把冉同吓坏了。第一个反应是,先扔下她就跑,可是,回头一看孕妇庞大的身体,瘫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冉同忽然想起,自己的媳妇,当初,也是怀着孕,出门买东西,结果就被一辆车撞了,满身是血,倒在路上,过往的行人熟视无睹,居然就有个中年女人,拿起媳妇买下的又掉在路边的一块肉,撒腿就跑。

等冉同赶到,赶忙将媳妇送到医院,已经晚了。俩条命!肇事车,跑了。怎么也找不到。冉同的生活一下子塌了。恢复了好几年,快四十来岁,心态才平和些,生存,就还要奔波,他就买了台出租跑车。

冉同鼻子一酸,媳妇当初有人救,也不会离开。

他果断的开车去了医院。因为没有家属陪,孕妇身上又没钱,医生抢救着,但同时也有个护士紧紧的看着冉同。太累了。冉同靠在走廊的椅子上,睡着了。梦里,又出现那些珠宝,老天,真好。

有人在叫他,冉同张开眼睛,看清是个护士,催他去交费,冉同稀里糊涂的就去了交费口,可是身上的钱还不够,他想联系孕妇的家人, 想起来,不知道孕妇的任何身份。

他愁了。收费人员冷冷的看着他,他说,押我的驾驶证,我有卡,找个银行划一下,一会儿回来行不?

收费员点点头。冉同就去办理。出了医院门,心里也很是不得劲,会不会,被讹上?要不咋那孕妇咋自己跑出来?

冷风一吹,肚里咕噜噜直响,顾不得多想,放了个屁,冉同还是去了银行。

回了医院,交清费用,有个护士戴着大口罩,告诉他,孕妇情况不太好,孩子没有保住。冉同想起自己的妻儿,心里就不好受起来,叹口气,护士又说,孕妇昏迷呢,要他赶紧做好准备。啥?冉同瞪大眼睛,不大会儿,医生过来,严肃的说,你和我来一趟。

在医生办公室,冉同听明白了,医生要冉同做好思想准备,产妇身体弱,可能保不住命,所以,得随时身边有人呢。

冉同张大嘴,这一刻,他彻底下了决心。

冉同将车暂时放在自己家的楼栋旁,天天守在医院里,把积蓄都拿了出来,最坏的打算,就是把钱花光为了一个陌生人呗。可惜那个孩子, 咋没保住?要是妻子当时好好地,我的孩子,现在也快十岁了。

冉同抱着酸软的心态,守在这个产妇身边。

产妇恢复的很好,身子就像鼓足气的球,渐渐地恢复原有的饱满弹性。冉同照顾的也好,但自己的脸颊塌下来了,肤色更加黄了。到快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产妇的家人从老家来了,一对中年夫妇,不知道怎么感谢冉同好。

冉同放下心,只是要回自己搭进去的医药费,给产妇补身子的营养费没算。回了家,他狠狠地睡了一顿。身边的哥们听说了这件事,都笑话他,傻逼一个,也有人说他,做的对。但这么说的人,毕竟是少数。冉同接着开车,早晚跑车,每天累到疲惫的拖着脚回家。

半年后,冉同的亲友都受到他的结婚喜帖,人们赶到婚宴的饭店,人人都惊叹,新娘好美,就像一颗晶莹水润的马奶葡萄。年轻的新娘和中年的冉同站在一起,实在不搭配。

有人偷偷打听,才明白,原来,这个新娘,感激当初冉同救了自己,和他分别后,才发现,自己早就在医院没有人陪伴时候,冉同在旁边细心耐心的照顾着,就爱上他了。新娘,小名美俏,真是又美又乔,当初是因为父母反对自己和男友的交往,就一赌气, 和男友跑出来,同居了一段时间,大了肚子,俩人都没有经济来源,带来的钱早都花光了,男友一横心,跑了。伤心地美俏一个人揣着可怜的一点儿钱,想上医院自己生孩子,没想到,遇到冉同。

在医院期间,美俏给父母打了电话,讲清楚一切。

现在,美俏的父母高兴地把女儿嫁给冉同,还要他和女儿一起回老家,美俏的父母在当地开了个大饭店,资产上千万,准备带着冉同一起经营。而且就在美俏和冉同恋爱期间,冉同居然让美俏大了肚子。

知道了怎么回事,人们还是感叹着,老天有眼。

冉同一身西服革履,和喜气盈盈的岳父母站在一起,倒像兄弟姐妹, 新娘依偎着他,一脸的满足,骄傲,喜悦,宛如浴火重生的凤凰。

人们在想, 就算现在,好多人都很看重现实,注重利益,但,行善积德,老天还是有眼的啊。好事,适当的,该做也要做吧。

中医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要怎么治疗效果好
卡马西平能长期吃吗

友情链接:

潘文乐旨网 | 怎样制作手工玩具 | 穿过的内衣 | 杨幂充气娃娃 | 表格操作教程 | 上海同城租房网 | 关于写老师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