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 正文

【酒家-小说】幡然醒悟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活其实真的就这样了,如我消极的文字,充满慌言与欺骗。思想与灵魂一直在颓废着,消极着。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是吗?

——前言

天阴沉沉的,已是中秋的季节,风吹到脸上,给人一种心寒的感觉。怎么从家里跑出来了的,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拿起手机,拔通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枫哥,我在兰月亮咖啡屋前,你能来一下吗?”“静儿,你等我,我十分钟就到,到了给你电话。”默默地挂了电话,呆呆地站在路灯下,回忆一下变得好悠远了起来,穿过这冷清的夜色,一眼望不到边际……

十几年的婚姻,十几年的相濡以沫,不如网络上几个月的聊天情感,这感情的天平竟然就这样倾斜了。正想去睡,这个时候在电脑前玩累了的老公对她喊道:“亲爱的,我明天还要早起有事,今天我要早睡,来你用我的号玩游戏吧。”正好孩子也睡下了,因为白天睡太久而无法入眠的静荷,便开心的对老公说:“今天这样好?主动让电脑给我。”这对于两个人都是网络游戏迷的他们来说,真的是不容易的事情。

一边轻轻哼着歌儿,静荷一边开始打开自己的游戏ID,突然看到左下角一个图像在闪动。呵呵,粗心的老公竟然忘记关自己的QQ了,点了那个闪动的图像,静荷想帮老公把QQ关了,可是那个弹出的QQ聊天框的内容,却让静荷有一种无法呼吸的感觉:“老公,在做什么,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怎么会是这样的聊天内容,这个叫自己的老公为老公的女人又会是谁?一种好奇与想探个究竟的思想立刻闪现在了眼前,静荷打开了老公与这个女网友的聊天记录。当一幕幕不堪入目的聊天内容展现在了静荷的眼前的时候,几百页的聊天记录,她只看了十几页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怒气冲冲地一下冲到了床前,把正准备入睡的老公一下从床上揪了起来:“你过来,对我说,这个女人是谁,你们见了多少次了?”老公也一下惊呆了,大概在开始后悔自己的粗心,怎么就粗心到忘记关QQ了呢?他急忙关了自己的QQ,然后对静荷说:“你听我说老婆,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静荷有一种想疯掉的感觉:“是的,不是我想像的样子,而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静荷感觉自己如果再不走出这个家门,她就要暴炸了,就要疯掉了。不顾已经是夜里二十一的时间,她疯了似的跑出了家。

冷冷的风却不能冷却她发热的头脑,想到自己聊天也聊有同城的网友,但想到老公与孩子就是自己的天和地,所以在内心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决心:“无论聊的再好的网友,也决不见面。”与这个名字叫枫霖的男子也聊了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了吧,同城,有着同样的爱好,枫霖比静荷大四岁,所以静荷喜欢叫他枫哥,他喜欢叫静荷为静儿。虽然枫霖多次约静荷见面,但静荷却直言对他说:“我的聊天原则是永不与网友见面。”从此枫霖再不说与静荷见面的事情,并且对他说:“我的手机号码给你,只要你需要,一个电话我会到你身边来的。”

九点后的小城,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咖啡屋里散出的灯光显的迷离而又朦胧,这夜色因为朦胧而变得暧昧了起来。阴霾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丝丝缕缕,缠缠绵绵。路两旁浓绿茂盛了一夏的梧桐树如芭蕉扇一样大的叶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了淡黄色,并且是如此的弱不禁风了起来。只是被雨轻轻一打,被风轻轻一吹,便孤独的从树杆上飘落了下来。

细雨打在身上,冷冷的,有一丝凉意,静荷下意思的抱住了自己的双肩。因为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候穿的是一身休闲的短袖杉和九分裤,她感觉身体真的好冷了起来。突然一把雨伞静静的挡在了静荷的头上,静荷抬起起头,看到了一双关切的眼睛,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静荷俯在了那个为她撑起雨伞的男子的肩头轻轻的抽泣了起来。

枫霖把静荷拥进了兰月亮咖啡屋,要了两杯咖啡,然后轻轻把纸巾放进了静荷的手里,他示意静荷擦干眼泪,并且风趣的对静荷说:“静儿,把眼泪擦干吧,要不别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静荷听话的把眼泪擦干,枫霖接着对静荷说:“你的手好冷,用手捧住咖啡吧,你看他静静的冒着热气,让人感觉好温暖的,再听听这优美的音乐,想想还有什么比这更加享受呢?静下心,仔细听,真的好美。”此时的静荷,真的感觉身体温暖了许多,突然手机想了起来,静荷一看是老公的号码,便挂了电话,关了手机,她把满腹的苦恼一并全吐给了枫霖。当她讲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枫霖看了看表,对她说:“我送你回家,今天已经好晚了,你看咖啡屋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你如果听哥哥的话,回到家不要再哭再闹,不知道静儿你信不信佛,明天哥哥带你去庙里烧香。”静荷听话的点了点头说:“信的。”两人一起走出了咖啡屋,静荷打开了手机,很快短信提示便一个接一个的响了起来,静荷知道是老公发来的,她没有看短信。

回到所住的小区,静荷距离老远的便看到自己家的灯还亮着,她知道老公是不敢出来找她的,因为她知道儿子在她出来的时候已经睡着了。老公如果再出来,儿子如果突然醒来找不到妈妈再找不到爸爸的话,他会害怕的。走到楼梯口,静荷用手理了一下已经被雨水打湿的头发,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然后掏出钥匙准备开门,静荷刚刚想把钥匙插进孔里,门便被自动打开了,原来是老公一直在用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当他听到是静荷回来的时候,便急忙为静荷打开了门。然后跑到洗手间拿来毛巾帮静荷擦淋湿的头发,一边擦一边对她说:“老婆快把湿衣服脱了,我去帮你放洗澡水,不要感冒了。”静荷没有吭声,她先走到孩子的床前,看到孩子睡得正香,本来睡的时候是枕着枕头睡的,可现在却在床上变成了竖着睡的样子,身上盖的毛毯被他紧紧的裹在了肚子上,胳膊和腿全没有盖住,静荷用力把裹在儿子身上的毛毯扯起来,然后重新为儿子盖住了全身。脱下自己身上的湿衣服去洗澡。

老公走来,把静荷轻轻的抱了起来,然后亲了一下她的唇说:“老婆,我们只是网上聊天,现实里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静荷示意老公不要再解释,老公把静荷放进了对的热呼呼的洗澡水里,一边帮静荷洗澡,一边还是忍不住的对静荷说:“老婆相信我,我真的从内心没有想过要背叛你的,想想我们过去那样艰苦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儿子都上三年级了,我们都一同度过十年的婚姻生活了。真的,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你的,相信我。”老公的话又让静荷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她轻轻的握住了老公了手,对老公说:“我相信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与她联系,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我的生命里除了你和儿子,不会再容下第三个人,你和儿子是我生命的全部。”老公点了点头说:“好老婆,我知道的,我全知道的,以后我再也不聊天了,不上QQ了,如果想玩,就玩会游戏,要不就陪在你身边看你玩游戏,聊天。好不好?”静荷点头同意。

静荷洗完澡,老公再一次把她抱了起来,静荷本以为老公会把她抱进与孩子一起的卧室去睡,因为孩子还小,所以他们只是和孩子分了床并没有分卧室,并且每每睡到半夜,儿子总要喊了静荷去陪他睡,或者有时候干脆就直接上了爸爸妈妈的床,一家三口便又睡在了一张床上。可是这次老公却把静荷抱进了另一个卧室,静荷瞪着眼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公却一下用身体压在了静荷的身上,一边吻她,一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老公轻轻的咬着静荷的耳朵说:“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爱你一次。”……

如往常一样,当早晨六点的铃声响起的时候,静荷一边听着窗外小鸟唧唧喳喳的叫声,一边起床。老公二只手习惯性的搂住了静荷的腰,然后连眼睛也不睁的说:“老婆再睡一会。”静荷把老公的手放下,然后说:“再睡你和儿子都不用吃早饭了。”

洗刷完毕,随意的把一头长发用发卡拢了起来,然后开始为老公和孩子准备早点,等早点准备好,正好是六点四十分,静荷开始喊儿子起床,儿子一边懒懒的想在床上赖一会,一边喊爸爸:“爸爸你先起,我后起。”静荷一边帮儿子穿衣服,一边刮着儿子的鼻头说:“你真是个小懒虫,你爸爸是个大懒虫。”儿子一边在妈妈怀里撒娇,一边由妈妈给自己穿着衣服。

这个时间老公也起来了,父子两个开始了争洗手间大战,当然每次胜利的一定是儿子,吃过饭,老公便问静荷原不原意跟他去玩,他对静荷说:“今天公司事情并不多,我点完名,我可以带你出去玩的。然后一直玩到儿子放学,我请你们去吃龙虾,浚河路那里刚刚开了一定龙虾馆,那天我和公司的几个人一起去吃的,真的非常好吃。”静荷对老公说:“我想去庙里,中午你接了孩子一起去吃吧,我不去了。”老公点头同意,然后带着儿子出发了。

静荷知道,其实,这就是她每天一成不变的生活。每天都会六点准时起床,然后做好饭叫醒老公和儿子起来吃饭,然后老公去公司上班,会顺路再送儿子上学。静荷便会开始在家里打扫卫生,然后出去买好一天的饭菜。闲下来的时间要么看电视,要么便是上网玩游戏或者聊天了。从内心静荷也安心于这样的生活,与老公结婚后她便再没有上班,老公的工作非常轻松,一年大概有三百天的闲暇时间,所以老公在上班之余不耽误干第二产业,因为老公的人际与社交关系,他顺利成为一家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一家三口人的日子过得富裕而又幸福。在静荷的心里,在昨天晚上没有发现老公的聊天记录之前,她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静荷用一个精致的发簪把自己的一头长发挽成了一个大大的发髻,更加映衬出静荷那份古典的恬淡的美丽。坐在梳妆台前,静荷有点发呆,她的脑海里闪现的却还是昨天看到的老公与那个女子的聊天记录:“我又想你和做爱了。”“你来我店里来吧,我也想你了。”……静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了一下,虽然老公发誓说并没有与那个女子有实际的肌肤之亲,但静荷从内心是不相信的,如果这世上所有人的誓言都应验的话,怕这个世上还在行走的人不不多了。

因为昨天的雨,所以今天的天气非常的凉爽,静荷为自己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再加上她头上挽的那个淡紫色的发簪,越发显出她的干净与素雅。

手机的振动打乱了静荷的发呆:“静儿,准备好了没有,你出来吧,我在距离你家不远的玩城路等你,你别骑车了,我骑摩托车带你去。”静荷同意了。

昨天因为一直处在自己的伤心情绪里面,所以静荷并没有仔细的看到枫霖长的什么样子,个头有多高,当她刚刚走到环城路的路口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应声停在了她的面前:“静儿,出来的这样快呀。”静荷对骑在摩托车上的男子笑了笑,枫霖,一个看上去有三十八九岁样子的成熟男子,瘦瘦的穿着一件老人头的红色上衣,下身是一件休闲的牛仔裤。还有那轻轻仰起的一抹微笑,给人一种随意的,好接近的感觉,静荷对枫霖说:“枫哥,我们去烧香,是不是要先找一家香火店,买了香和纸再去呀?”枫霖对静荷说:“庙里都有人卖的,如果我们从这里买了,那里卖香火的便不会带我们烧了。”静荷轻轻的“哦”了一声。

枫霖开始带静荷出发,静荷本来是侧身坐在枫霖的摩托车上的,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巧,一个石子不偏不倚的就蹦到了静荷的鞋里面,搁的脚面好疼,静荷不得不让枫霖停下车来,把石子拿掉,当静荷想再侧身坐上车的时候,枫霖对静荷说:“这就要出城,并且去庙的时候还有一段比较陡峭的山路,你还是骑坐在车上比较安全一点。静荷听话的便骑坐在了摩托车上。

刚刚出了城,便是一坐坐相连相依的山与阡陌交错的梯田,田地里,正是秋季丰收的季节,农民们都在忙着丰收各类的秋节农作务。因为枫霖开足了马力,所以静荷不得不用手轻轻揽住了他的腰。二个人没有再说话,但静荷的思想却一刻也没有停止思考。这让她想到与老公恋爱的时候,老公也喜欢骑摩托车带她兜风,并且会故事骑的好快,并且会对静荷说:“你双手把我腰抱紧了,要不出现事故我不负责哈。”静荷便会笑着双手紧紧搂住老公的腰,然后把自己的身体贴到老公的后背上。那样的恋爱时光,真的让静荷永远怀念并且回忆的。

思绪被枫霖的话语打断:“静儿,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静荷笑了笑说:“什么没有想,还很远吗,怎么还不到?”枫霖说:“到了,你往前看,看到山顶上那个红房子了吗?那就是麒麟庙了。”静荷顺着枫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从远处的那个山顶上看到了一坐红房子。但前面的山路却更加不好走了,因为要爬到山顶,静荷有点怕枫霖的摩托车吃不消,枫霖笑着说:“别看我这辆车旧,便马力动非常大的,你放心坐在上面吧,肯定把你带到山顶。

来到山顶,静荷发现这个庙宇还真的不算小,在门外果然看到有卖香纸的,枫霖对静荷说:“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信佛的,所以每年我都要带二老到这里烧香的。”枫霖带静荷来到了卖香纸的代销点,他们每人都买足了在各个神相面前烧的香纸,然后二个人被一中年女子带到了庙里,那女子把二人的纸放进了一个大纸炉里烧了,然后带他们到各神相前跪拜烧香,这时候静荷有点慌神了,因为她来时带的是几张百元的钞票,并没有带太多零钱,但在各个庙门的神相前都有一个捐款箱,很快静荷便把自己所有的零钱都捐完了,但却还有几个神仙没有拜到,枫霖好象看出了静荷的心思,把自己身上的零钱分了一部分给静荷,并且说:“来之前我便准备了足够的零钱了的。”静荷禁不住从心里赞叹枫霖的细心。

小儿癫痫病要怎么治疗
癫痫病好治疗么
哈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咋找

友情链接:

潘文乐旨网 | 怎样制作手工玩具 | 穿过的内衣 | 杨幂充气娃娃 | 表格操作教程 | 上海同城租房网 | 关于写老师的文章